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美文欣赏
千百年的夙愿---新塘壁挂天路之扯根坡的诉说(续一)
发布时间:2016-09-26 09:57:00     作者:     来源:     点击率:

  千百年的夙愿

  ---新塘壁挂天路之扯根坡的诉说

  过去扯根坡(续一)

张宏钧

  过去扯根坡,历史故事多,只因太孤野,强人时出没;

  壬申葵酉年,贺龙从此过,组织游击队,高唱红军哥;

  穷人闹翻身,地主莫奈何,有的装老实,有的想梭脱;

  打起夜工奔,爬到扯根坡,有人报了信,游击队员多;

  拖起齐眉棍,撵到扯根坡,火焰八丈高,吼声震山坡;

  赶快站到起,不然扫断脚,听到后头喊,个个想奔脱;

  有的钻刺蓬,有的躲岩壳,毡帽甩一边,衣衫被划破;

  老向一声喊,你往哪里梭,老王去拦头,老李扯住脚;

  只转两个拐,一哈被逮着,捆起带下坪,当众揭罪恶;

  群众几声吼,吓得蜷一托,几个拐家伙,连忙把头磕;

  政府哪门讲,我就哪门做,愿做老实人,守法又改过;

  再说扯根坡,有时抢犯多,红军刚一走,他们又出窝;

  一颗三五个,脸上打黑沫,专等过路人,抢钱又抢货;

  若要上下坡,单身莫经过,一次天刚亮,王佬卖山货;

  抢犯跳出来,王佬直哆嗦,拼命大声喊,这里抢犯多;

  后头赶场的,会有七八个,听到有动静,连忙往上梭;

  有的拿打杵,有的把棍拖,奋力往上赶,只喊看家伙;

  抢犯见不妙,估计奈不何,各向各的路,奔脱一两个;

  赶的杀得快,笨的没梭脱,封脸几耳巴,打掉护脸壳;

  一看是狗腿,邀的两小伙,跪到只求饶,哑口无话说;

  老张嗓门大,几个都听着,为人要学好,莫把坏事做;

  在家种好田,莫当懒家伙,下次再碰到,打断手和脚;

  躲的那两个,出来把揖作,好汉请饶命,是他邀的我;

  他说不陶力,就得便宜货,下次再不敢,各人奔生活;

  就从那回后,太平扯根坡,大胆去赶场,放心卖山货;

  穷人性本善,总是好人多,同心保太平,常走扯根坡。

 

  前天扯根坡(续二)

  前天扯根坡,背力故事多,就因这架坡,木栗穷山窝;

  地上晒粮食,泥巴沙子多,吃到嘴巴里,牙齿要挺落;

  一年复一年,伤得闷脑壳,粮食倒不少,就是霉烂多;

  有人发了狠,爬坡到双河,花钱买水泥,用人背下坡;

  要用万把斤,请人莫奈何,一背几个月,肩膀都磨破;

  背得遭天孽,就怪扯根坡,到起水泥场,全队共一个;

  大家都想晒,挤得莫奈何,要不这架坡,哪个这么作;

  后来木栗园,小卖部一个,设在村坊里,只卖小百货;

  货从双河进,靠人背下坡,有个谭古佬,背货是长角;

  一天背一回,两头打黑抹,每下扯根坡,脚杆直哆嗦;

  眼睛眨快哒,就要踩虚脚,吓得冒冷汗,生怕滚下坡;

  背了几十年,从没歇过脚,打杵矮一节,背篓烂几个;

  同志换几届,他是一确脚,从生背到死,就怨扯根坡;

  当年搞集体,上交任务多,一送公余粮,人人都恼火;

  村坊和上台,都要送双河,坪里好一点,就怕扯根坡;

  那时无钟表,就靠鸡唱歌,半夜就起来,打起火把摸;

  男女齐上阵,一路几十个,走到煤炭板,李佬踩虚脚;

  一头栽下地,口袋擂下坡,后头王老幺,一手才揪着;

  袋子划个口,撒脱三斤多,李佬会急死,折了交不脱;

  大家都同情,愿把证明做,走到土帝边,靠稍歇哈脚;

  回汗有些冷,捡柴烧堆火,围到边烤手,边烧包谷托;

  嚼的喷喷香,讲的笑呵呵,天还没有亮,背起又爬坡;

  为了走稳当,一个挨一个,顾忌老年人,还把手来捉;

  挣得血奔心,汗水滴成河,爬到凉水井,歇哈把水喝;

  坐下吐口气,汗水钻眼角,一声长叹气,就恨这架坡;

  苦了木栗人,穷窝窝里过,祖祖辈辈人,不离这架坡;

  背哒千百年,有苦无处说,人都矮一节,好汉压成驼;

何日辛苦了,不爬扯根坡。